美国对华光伏反倾销复审回顾—— 闫海博士助力中企“夺回”单独税率

发布日期: 2018-06-27
浏览次数: 77

闫海博士助力中企“夺回”单独税率


价值100万美元的产品,运送到美国的海岸,按照249.96%的反倾销及反补贴税率上税,进入海关后的价格就要从350万美元起步。试想,什么样的销售商才会进口这种产品?而这种场景,险些发生在中国光伏产业一家企业的身上。被评选为北京市优秀律师的广盛律师事务所闫海博士带领团队经过一年半的努力,终于在去年7月成功地使美国商务部收回了初裁决定,放弃实施惩罚性的税率,从而使这家企业保住了美国市场。“光伏企业每家都有上万名职工,上下游还要涉及众多供货商、销售商,任何一家企业丧失美国订单,连带职工的家庭可能会有十几万人受到影响。”闫海律师说。


什么叫“反倾销反补贴”


中国老百姓是从中国企业屡屡因“向某国倾销”而被告上世贸组织而逐渐了解“反倾销”这个词的。但是谁能想到,中国还一直是一个被人倾销产品的市场。闫海在政法大学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了当时的外经贸部(即现在的国家商务部),从事的正是对外国企业的反倾销调查工作。“当时中国刚刚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国外的钢铁、化工、造纸企业向中国大量出口这些产品,我们做的工作就是反倾销,对外国企业是否存在倾销及倾销幅度进行调查风水轮流转,从美国留学回来后,现在我经常是站在被告席上,协助中国企业应对发达国家对华的反倾销调查。”闫律师微笑着说。由于他成功代理了众多出口反倾销案件,闫律师也被国外多个权威的排行榜包括钱伯斯律师排行(Chambers and Partners),法律名人录(Who’s Who Legal)和法律500强(Legal 500)等连续多年评选为中国优秀国际贸易法律师。


“反倾销是各国保护自己产业的一种法律手段,起源于对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法律规制。加入到世贸组织后,各国征收关税的主权权利会大大受限,但作为对各国让渡主权的一种补偿,WTO允许各国保留‘反倾销’、‘反补贴’和‘保障措施’的手段,用于减轻进口产品对国内产业的过度冲击,维护国内正常的经济秩序。”闫海说,从2000年开始中国的光伏产业开始起步,10年的时间内发展极其迅速,2009年,我国对美国出口的光伏产品6.39亿美元,2010年已超过15亿美元,同期对欧盟出口更多。相对于国外产品的昂贵价格,中国产品显得物美低廉,因而对美国同类企业造成了较大的冲击,随着中国产量和出口量的不断增长,遭遇对方“反倾销”和“反补贴”诉讼可以说是必然的事情。特别是从2008年前后,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的政策,针对中国的外贸政策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华输美产品的调查力度不断加大。于是,中国光伏产业就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被“揪”了出来作为“双反”调查的重点行业。2011年11月,美国商务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发起对华光伏电池的反倾销反补贴案。


“我代理的客户是中国对美国出口光伏产品的知名企业,早在最初进行反倾销调查的时候,它们就被美国商务部选中作为强制应诉企业,如果不应诉,基本就是被直接逐出美国市场。可一旦应诉,就必须提供全套的企业销售、成本等财务资料,以及公司的管理、人事等资料,回答对方关心的全部问题,在美国商务部面前,这家企业基本就算是赤条条一丝不挂了,绝无任何商业秘密可言。”闫海说,美方向中国企业的工厂派遣了4位资深调查官员,针对一个企业反倾销答卷核查了三周,反补贴答卷又核查了两周,整个案件的核查时间长达两个月。


2012年10月美国商务部做出了双反裁决,对中国产的太阳能电池板征收反倾销、反补贴税,税率分别为18.32—31.73%和14.78—15.97%。按高限相加,100万元的产品卖到美国,仅这两个税种就要纳税近50万元。


但是这并不是全部。对于美国商务部认为的“不合作企业”,包括大批中国国有企业,这个税率为249.96%。如果按这个标准,企业唯一的选择就是放弃美国市场。但雪上加霜的是,和美国几乎同步,欧盟也发起了对中国光伏产品的反倾销调查。恰恰中国光伏行业主要市场就在美欧。一时间,迅猛发展的中国光伏产业四面楚歌。太阳能电池板的原料多晶硅的价格也从等同于贵金属的水平一路暴跌,跌到了最高价的1/10以下。


晴天霹雳!要按249.96%纳税!


这么高的税率一度让光伏行业举步维艰。同其他企业一样,这家光伏企业也在陷入了困境,但好歹企业的生产与销售都坚持了下来,虽然不挣钱,但是在美国的市场还是维持了一些,随着国内市场和其他国家市场的开发,市场状况也在慢慢转好。就在企业以为已经扛过了最艰难的时刻,企业生产将逐步恢复到正轨的时候,又一个晴天霹雳精确制导般地打在了员工们的头顶:2015年初,在光伏电池反倾销复审中,美国商务部做出初裁,认定该企业不符合单独税率的资格,终裁后需按照249.96%的税率缴纳反倾销和反补贴税。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个局面?闫海律师说,按照美国的反倾销制度,每年需要对各个相关企业进行复审,主要是看出口价格是否有了变化,原材料耗用量是否有变化以及“替代国”的价格变化水平。 “所谓替代国,是因为美国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它要按照它所承认的市场经济国家同类企业的同类产品的单位价格对中国企业的生产成本做出衡量,以确定中国的产品的出口价格是否在正常价值上。”他向记者解释道。


在2014年秋天的复查中,虽然出口价格和替代价格都没有不利之处,但美国商务部那些挑剔的调查官员们还是挑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在该企业参股的一个企业中曾经向美国出口过少量产品。可这个企业中还有相当比例的国有股权——按照奥巴马政府修订后的美国的反倾销政策,中国的国有企业都必须按照249.96%的惩罚性“国别”税率纳税!


这次参股拥有国有股份的企业证据确凿!美国方面以此为理由,初裁决定取消该公司的“单独税率”,而执行它针对中国的国别统一税率—接近250%的惩罚性税率。


为什么国有企业就要被美国人另眼相看?这事就不仅涉及到经济问题,也有政治层面上的考量了。可对于企业来说,政治如何风云变幻与它们关系不大,最关键的是要维持生产,保证企业生产同时获取利润。然而,躲不开的局面终于来到了公司的面前。


闫海律师说,国有企业在“反倾销”案件中一直处于不利地位。在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之前,美国、欧洲及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一直视中国为计划经济国家1992年之后,中国虽然开始了新的发展历程,但在一些欧美国家眼中,国有企业的成分还是占据了相当大的地位。而在西方制定的贸易规则下,国有企业的生产、销售、利润分配都会体现出国家意志,而不是市场本来应有的特征,甚至是国家可能以行政力量降低企业的生产成本,从而在国际市场上获得价格竞争优势,进而影响到其他国家同类企业的正常生存。


“最早美国是不给中国企业以单独税率的,都是按照国别税率来征税,不过后来随着中国等一些原计划经济国家的改革,经济成分已经发生了变化,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美国为了适应这种变化,才引入了单独税率申请制度,要求“非市场经济体”的企业都要履行一个单独税率的申请程序,否则只能获得最高的国别税率。”闫海说。因此,美国方面对中国企业是否有资格获得单独税率的审查中,集中看是否存在政府控制,包括法律层面和事实层面上,后者的焦点问题集中在人事任免权、自由谈判权和定价权、利润处置权等方面。本来这对于中国这样市场化程度很高的国家已经不是什么问题,在2012年之前几乎所有的企业都能获得“单独税率”。但是2012年之后一起法院的判例改变了这一做法,美国商务部开始拒绝给予任何中国国有企业以“单独税率”,而一概赋予惩罚性的最高税率。这一政策甚至殃及了一些和国企有些合作关系的民营企业。


律师团队获取证据说服美方调查员


从这时起,针对美方的初裁,基于多年的反倾销调查和代理企业的经验,闫海律师带领整个团队,开始集中对“国有成分和政府控制”问题展开研究。1年半的时间里,团队的律师们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查阅过多少文件,钻研过多少次美国的反倾销法律条文和判例。而恰好美方的代理律师是闫海律师在美国乔治城大学学习时的老师,对原告律师的关注点和工作风格,闫律师是非常熟悉了,于是学生针对老师的特点,研究出一整套应对方案。


“我们发掘出一个最重要的一个事实是,公司参股的企业里虽然有国有成分,但它实际上就是由民营企业 ‘经营’的,也就是说,这家企业的经营事实上是由民营企业来操盘的,这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闫律师说,另外还有一些事实说明美方的认定是有比较严重的逻辑问题的。据此,闫律师团队起草了大量的陈述文件并辅之以必要的证据,向美国政府说明了反倾销法律上所谓的“政府控制”在企业从来都不曾存在。为此原告还提出了很多的反对意见,但都被中方律师团队成功化解和反驳回去。


2015年3月,美国商务部再次派遣三名资深调查官员来到中国,又将这家中国的企业和参股企业查了一个“底儿掉”。好在在经验丰富的律师们的带领下,每一个调查问题都做了大量准备,提交了大量证据,有关的合同、会议记录、日常文件等等反应企业经营管理的文件准备得十分详尽,而且都提前加上了详细的英文说明和解释……官们先后检查了数家公司,查询的文件堆满了一张会议室里常用的大号长条桌,每一份文件中方企业都准备了人证,接受了长达两周的外方询问。


又是长达两周的核查,又经过好多个加班的深夜,对于企业和律师准备的详尽资料和回答,三个调查官员表示满意后离开了中国。在当年4月底美国商务部发来的核查报告中,显示对方已经接受了中方企业大部分抗辩意见。但是悬在企业心上的石头并未落地——毕竟最终的终裁决定尚未出来。而此时原告方律师继续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主张不要给予该企业以单独税率。中方律师对此给予了坚定和有理有据的驳斥。


2015年7月18日,当闫海律师上班后打开电脑,进入邮箱的瞬间,久久悬着的心终于落回了胸腔里。美国商务部发来通知,该公司重新夺回了单独税率待遇,终于击败了原告方希望将该企业逐出美国市场的险恶主张,帮助企业保住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机会随着第二次复审的不断进行,中国光伏企业出口美国的反倾销税率正在明显降低。


在这起国际贸易争端从发端到发酵的几年中,光伏产业在国内和其他国家的市场也日渐开发。闫海说,相信用不了太长时间,国内市场将会开发得越来越成熟,届时也许这个行业的企业用不着再看欧美市场的眼色。


他认为,在这样一个被对方初裁结果不好的案件中,能够看出,在面对国际贸易纠纷的时候,“躲”绝对不是办法,只有积极应战,才有可能去争取权利,应诉的时候,也要有创造性的抗辩,才能把对我们有利的因素一点一点地强化,从而获得最终的胜利。所有反倾销案的胜利,都只属于能够坚持和勇于抗辩的企业。。这一点,在我们过去代理的大量案例中被反复证明!”

                                                                                                                                    

  北京晚报记者安然J060



News / 推荐新闻 More
2018 - 06 - 07
美国对华贸易政策为什么这么强硬?转自:罗伯特.莱特希泽   蔚为大观  对过去十年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中作用的评估——在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2010年9月20日会议上的证词文丨罗伯特·E. 莱特希泽译者丨于杰 李思珊 罗伯特.莱特希泽,现任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代表美国贸易代表作为内阁成员,其职责是担当总统的首席贸易顾问、美国的首席贸易谈判官员和贸易及相关事务的发言人。通过执行美国的贸易法律,在世界贸易组织、世界各地的每个区域性论坛上,同美国的主要贸易伙伴一起开展工作。 一、引言很感谢有机会提交这份关于一个十分重要议题的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在经济、政治和安全方面的影响。我同意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
2018 - 06 - 07
【审判参考】北京市法院审判工作所依据的2017年几类参照指标转自:北京审判现将北京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北京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北京调查总队、北京市民政局公布的2017年度最新10项统计数据予以转发,以便北京市各级法院在审判工作中参考。
2018 - 06 - 07
北京市刑事立案量刑最新标准将收集到的北京市103个刑事案件的立案最新标准,以刑法条文的序列号进行了整理,仅供参考。一、煽动分裂国家罪定罪(刑法第103条第2款)实施下列行为之一,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的,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定罪处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1.组织、纠集他人,宣扬、散布、传播宗教极端、暴力恐怖思想的;2.出版、印刷、复制、发行载有宣扬宗教极端、暴力恐怖思想内容的图书、期刊、音像制品、电子出版物或者制作、印刷、复制载有宣扬宗教极端、暴力恐怖思想内容的传单、图片、标语、报纸的;3.通过建立、开办、经营、管理网站、网页、论坛、电子邮件、博客、微博、即时通讯工具、群组、聊天室、网络硬盘、网络电话、手机应用软件及其他网络应用服务,或者利用手机、移动存储介质、电子阅读器等登载、张贴、复制、发送、播放、演示载有宗教极端...
  • 广盛律师
    广盛律师
    广盛律师
Copyright ©2017- 2018 北京广盛律师事务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